Tuesday, December 24, 2013

心愿~靠枕套!


趁着还有些日子才开学,
我赶紧去做一些我一直想完成的事。

N年前,经理夫人做了个充满喜气的苏姑娘靠枕给我,
我满心欢喜。
这类型的靠枕套看似十分简单,
但对于不会缝纫的我问题就大了,
尤其是在车拉链的部分。

多年想学做这靠枕套的心愿,
今天终于都完成了。
我想有些事有心是不怕迟,
更重要的是生命不留白!

Saturday, December 21, 2013

旧物改造~牛仔零钱包!

某日,男人惹毛了女人。
女人一气之下就拿了男人旧的牛仔裤剪呀剪,
没想到这一剪就完成了不少可爱的“小东东”。
这又算不算是意外收获呢?
呵呵~
但,前提剪的必是男人N年前都没穿过的牛仔裤哦,
否则那天妳家“六角大风象”的时候,
那就别说是偶“害”妳咯!
呵呵~

哈哈,以上情节纯粹虚构啦,
愿大家学习愉快!

详细的解说图,请看这里

Tuesday, December 17, 2013

缝个过瘾~笔袋!

 每当新学年的开始,
我都会为孩子准备一盒新的颜色笔。

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
那盒颜色笔的盒子会用不到两个月就面目全非了。
感觉就像个木乃伊一样,
左贴右贴满了胶纸伤势都蛮严重一下下的。
呵呵~
趁着我现在还有“木”,
于是就赶快做几个笔袋来防备,
否则开学了我就没空了。
详细的制作步骤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这里

祝大家:学习愉快哦!>.<

Monday, December 9, 2013

移情别恋~圣诞袜子!

虽然学校已经放假了,
但我仍然很少上网和烘焙。
因为。。。最近我迷上缝缝补补这个小玩意了。
呵呵~

去年,我曾经答应过孩子说要做个圣诞袜子给他们,
结果却让孩子等足了一年才能兑现。

但,偶也算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涅,
因为“有拖没欠”嘛!
呵呵~

这些日子,孩子的爸看我不停地缝缝补补,
忍不住地问我:“妳移情别恋了吗?不玩烘焙玩手作?”
哈哈~
女人心海底针,
男人,你最好当心哦~

Thursday, November 14, 2013

儿童节食品~

 日前在老大小学的儿童节里,
我为老大做了一些杯子蛋糕去学校庆祝。
回来后,我问老大在学校都吃了些什么?
老大说当天最多的食物就是蛋糕。
他说有的同学竟然尝了蛋糕一口后,不合心意的话就把蛋糕丢掉了!
我不禁有点错愕,
心想这些小孩实在是太好命了!
可是他们岂可以这样浪费食物呢?
我问老大:“那你呢?你是否也这样做?”
所幸的是孩子说他没有。
他即使是吃到不合心意的蛋糕,他仍然都把蛋糕吃完!
嗯,我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孩子大了,
终于都学会体谅他人的心情了。
 于是在接着下来老二幼儿园的儿童节,
我就不再打算做蛋糕了。
因此,我选择做爆米花和肥猫曲奇让孩子带去。
 我把这些爆米花和曲奇饼干小小包地封密起来,
即使当天吃不下也可以带回家,
嗯,有没有觉得我很聪明涅?
哈哈~
后来在老二带回来的零食当中,我找不到我做的食品,
我很好奇地问老二:“你在学校吃了吗?”
老二说:“没有!”
我说那你为什么没把自己那份带回来呢?
因为我有为每位小朋友都准备了一份。
结果孩子说,我亲自把那些东西派给小朋友,
可是,派到最后那份自己的时候。。。
我的老师说:“拿来~”

哈哈~

我想说:“老师,你也太赏脸了吧!”
只不过老师们的那份,
我有交给外面的那个书记代收了耶!

哈哈~

焦糖爆米花食谱按这里
山寨版肥猫曲奇按这里


Friday, November 8, 2013

投其所好~小黄蛋糕!

我。。。年纪大了反应也慢了,
我不了解为何这“小黄”会那么的红?
但孩子喜欢嘛,
所以我只好投其所好地研究这小黄怎么画~
 我。。。一年才做那么一次装饰蛋糕,
所以装饰蛋糕方面的工夫,还真的是“有限公司”。
呵呵~

 做这蛋糕的前一天,
我还硬着头皮打了好几通的电话向友人请教,
结果第二天友人"beh tahan"料,
一早就“翘班”来帮忙了!
耶呼~
这是我要求老大为我起的草稿,
结果还要被他“酸”我,蛋糕上的公仔画得不美啦,不像啦!
我想这小子还真的是“三分颜色上大红”!
呵呵~ 
所以呢,像我这样的三脚猫工夫,
就仅限于骗骗幼儿园小孩而已。
至于上了小学的孩子,
反应应该会像我家老大那样“阿芝阿佐”了吧!
呵呵~

Tuesday, October 22, 2013

近况~


她问:
“最近,妳真的那么忙吗?怎么一直都没发帖?”
所以,
我今天又“浦头”了!
哈哈~

其实,偶是真的有点忙,
但也不至于没时间更新部落格。
我记得东东老娘说过的一句话,
“时间就像女人的乳沟,只要用力挤一挤就有了啦!”
哈哈~
问题是,我都把这些时间和心思放在孩子的课业上了。

我。。。不是个很犀利的妈妈,
非要孩子考得科科优。
但我始终相信“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”,
所以,近几个月来我都一直在陪太子读书。

有人说:“妳的孩子才一年级,妳有需要那么紧张吗?
而且这路也很漫长涅~”

我想身为一个母亲,
要是有能力协助孩子把课业上的基础打好,
而又不假手于人,这绝对是件好事。
而且陪伴孩子成长的日子也不会很长,
我想等孩子大概到了青少年时期,
妳想陪他他也会不依了,
不是吗?





Sunday, September 29, 2013

观音嫲~

小明喜欢踢球。
有一天他不小心踢到他爸爸心爱的花盆,他爸爸很生气便说:
“去观音面前跪,等到观音说好才能起来!”

说完后,他爸爸就去厕所了。

上完厕所出来,看见小明已经在玩了。

爸爸问小明:“观音有说OK吗?”


小明指着观音神像说:“观音的手跟我说Ok的。”

爸爸:“.......”

图片取自网络,文章取出这里

某日,老大的同学对我打小报告,说老大在学校被老师罚。

回家后,我对老大说:“小子,为什么被罚?快从实招来~”

结果老大回答说:“妳不是说观音嫲的眼睛是cctv吗?不论我做了什么坏事,她都会知道吗?哪。。。。妳去问她好了~”

我:“......”



Saturday, September 28, 2013

我是坏妈妈~

我恨~自己情绪智商不高,
我恨~自己沉不住气。
昨天在学校与孩子闹了一场闹剧,
结果却让人看笑话了。

中午时刻,
我如常地接了幼儿园刚放学的老二,
然后再为附近学校的老大送午餐。
吃饭时刻,
老大也如常地边吃边玩,
这也罢了,
昨天却边吃边与身旁的老二吵嘴,
最后两兄弟也从吵嘴演变到要动手动脚了!

我二话不说就把他的便当收了,
他没有苦苦哀求我,
反而怒气冲冲地跑回教室去了!
而我也一样,把东西收拾好了就匆匆地离开。
结果在座的同学和妈妈们都看得目瞪口呆。
看吧!
有其母必有其子~都是“臭”脾气也!
呵呵~

我生气~孩子吃一顿饭也不能认真,
既然他不饿不好好地吃饭,
那就给他一个教训让他饿肚子好了!
哼~

我以为。。。他会反省,
我以为。。。他会挨饿。
结果事情却峰回路转,
因为这家伙被一位很有爱心的巡察员姐姐打救了,
看来,
这家伙还真的蛮有人缘。
呵呵~

话说,当时的他是哭着跑回教室,
结果被在他班值日的巡察员姐姐看到,
问了他什么事,
然后就带他去食堂,
买了一碟饭和一杯水请他吃,
之后还安慰他慢慢吃。

接着,听说他班的级任老师也知道了,
结果老师啦,同学啦,也纷纷到食堂去看他!

哇!这一夜之后,
我相信我红了!

我严母做不成,
反而却把坏妈妈的角色演活了!
唉~




Wednesday, August 28, 2013

有惊无险~猪脚醋

上个星期三的中元节,
长辈吩咐我煮一道猪脚醋来拜拜。
其实要我煮一道猪脚醋还不成问题,
问题是她叫用一支我不曾用过的醋来煮。
于是,我又开始显得有些疑惑?
我问她要怎么煮?
她说,妳就按照妳自己的方法去煮就好了!
呵呵~
因此,我就真的用自己惯性的方法,
把猪肉用沸水汆烫,
放入已烧热的镬中干炒至微香备用。
然后爆香姜片和蒜米,注入黑醋,清水,椰糖,
接着再放入猪脚就大功告成。

岂知,在我验收成果的时候,
我的天啊~怎么这羌醋那么甜啊???
难道这瓶醋是不需要加椰糖吗?
怎么办?
于是我又开始忙着四处打电话求救了。
呵呵~

结果,我就忙着加盐啦,加醋啦,加水啦,
才把那锅甜到“流”起死回生,
哇!真的是有惊无险。

所以,我得到的教训是,
原来不同的醋是不可以“照版煮碗”地去煮的。
呵呵~



Saturday, August 17, 2013

“复制”蛋糕~

不管是外形还是口感,
耶!我终于都做出跟堂妹一样的蛋糕咯!
(奇怪,用的不外预拌粉而已,我高兴舍呀?)
呵呵~
这蛋糕是用槟城买回来的海绵蛋糕预拌粉做的。
我做过了好几次,
可是不知怎么地所拍得照片也是零零碎碎的,
因此我只好把之前做过好几次的制作过程照片稍微整理一下,
才能组合出一张所谓的步骤图。
一早,老二看到这“复制”得很像槟城堂妹做的蛋糕时,
就问道:“咦,怎么会有心X姑姑做的蛋糕?谁去槟城了?”
哈哈~
而一向都很嘴叼的老大尝了一口也说:
“Mmmm...这味道真的很像心X姑姑做得蛋糕涅!
妈咪,妳真的很棒涅~”
哈哈~

其实,快乐可以很简单,
不管妳用的是什么方法,
但只要心安理得就好了!
不是吗?







Wednesday, August 14, 2013

我忍VS盗用

我。。。好久都不敢爬网,
因为只要没事干一屁股坐下来爬网的话,
接下来的工作肯定就会没完没了。
呵呵~

昨天,我又被邻居说她在“非死簿”add我,
怎么我都不回应?
所以我今天才“出现”了,
因为朋友都说我最近失踪了!
哈哈~

这网哦,不爬还好,
一爬真的是没完没了!
也因为这样我才得到网友的通知,
说我的食谱照片被盗用了!
要命的是那张照片竟然还是偶“鬼遮眼”地忘了放名字,
所以我投诉有效吗?
还是这种事不投诉也罢,
反正就你们懂我就是了嘛!
对吗?


我生气,也算正常吧?
怎么她“借用”老娘的照片也不打个招呼呀?

还是她想“红”?
那老娘就成全吧~

Wednesday, July 31, 2013

不能说的秘密~

某夜,老大傻里傻气地偷笑,
我忍不住敲了下这小瓜的脑袋,
问他在想什么?
没想到这小瓜竟然回答说:“秘密!”
于是,
我马上就对他装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回应说:“不说就罢!”

结果老大怕我生气就对我说:
“我告诉妳也可以,但妳不要告诉别人哦!”
接着这小瓜就在我耳旁轻轻地说:“我有两个女朋友。”
我忍俊不禁地问:“哪是谁呀?”
小瓜说一个是A,一个是B。
我长长地“哦”了一声~
告诉他说那些是女同学,不是女朋友!
可是没想到老大竟然回答说:“不是,她们都要做我的女朋友!”
这时的我,差点要喷饭了~
这家伙还真的挺臭美的呀!
呵呵~

于是,我就一本正经地教训他说:
“不是说谁喜欢你,你就有几个女朋友的,
你呢?你到底喜欢谁你不知道吗?
而且只可以喜欢一个就好,不能花心!”

结果那小瓜听得似懂非懂地“哦”了一声~
哈哈~

我在想
这小瓜7岁就要老娘教他专一别花心,
15,6岁时是不是就要教他用保险X呢?
否则,
我还真担心自己多十年后就要当阿嫲了,
你们说我是不是想多了嗄?
呵呵~

Tuesday, July 9, 2013

贤妻,难为也!

我在没烘焙的这段日子里,
有时候嘴巴会变得很“馋”。
尤其是对于想吃蛋糕的欲望,有时候会变得很强烈。
而我脑海里常常都有‘天使’与‘魔鬼’的交战。
即要吃?要靓?
要吃?要靓?
哈哈~

那天魔鬼赢了,
我迫不及待地翻箱倒柜找材料做蛋糕,
结果却让我发现很多的材料都快要过期了。
呜呜~
要是这事实让偶的爱人知道,
他肯定又会说我“賈料米”了!
呵呵~
结果这个装饰蛋糕,
就在这种没人生日的情况下诞生了。
(不然材料又要丢掉,浪费嘛!)

孩子的爸问:“都没人生日干嘛做生日蛋糕?”
我心虚地说:“我。。。想吃嘛~”
嘻嘻~
我告诉孩子的爸,
这蛋糕我是从早上9点到中午12点就做好了,
同时也准备好了孩子的午餐。
在我沾沾自喜还没问他:“我厉害吗?”的当儿,
他的表情有点匪夷所思地说:“妳根本就是自找麻烦,
想吃蛋糕去买就好呀?怎么那么赶时间还要做?”

唉~讲这句话的人是我的爱人吗?
怎么老娘的“长”处,他都视而不见?
我都说了,所谓的“贤妻良母”都不好做,
因为后果不是做到半死,
就是活活会被这些男人“气”死了!
呵呵~



Friday, June 28, 2013

不打“招呼”,不相识~

那天,我没有把孩子的爸的话听进耳,
结果还是拎着那包好像“发霉”香蕉,
去那家商店问个究竟。

我把香蕉交给那里的售卖员,
我问:“请问为什么你们这里卖的香蕉熟了之后,
会是这个模样?”
而接着出来与我接洽的那位男生,
态度也算礼貌地问我说:“请问香蕉妳买回去后放在哪里?
有被东西压到吗?”
当时我感觉有点啼笑皆非,
我说:“香蕉不就放在地主面前啦,不然要放在哪里?”
哈哈~

接着,后面又来了另一位男士,
该男士一开口就问我:“妳怎么会在这里?”
而我同样地发问他同样的问题,
哈哈~

这世界怎么那么小呀?
我又忘了“执一执”自己那副模样就跑了出来,
结果却被我遇到了好久不见的老同学!
下次,
我一定要记住把自己扮到“雀”那样才出来,
即使是投诉也一样!
呵呵~

我开始打量同学问道:“你是老板哦?”
同学说:“不是啦,我打工的!”
哦~
接着他就向我解释说这香蕉是自己的果园种的,
说法就跟小雨伞说的那样,
其实这香蕉是新鲜的,
至于呈现那个模样是因为他们没有放太多的药水!
噢!原来如此。
可是,对于我们这种“外行”人来说,
光是看香蕉的外表就不敢吃了,
我怎么会联想到这香蕉熟透了的甜美内涵呢?
哈哈~
是啦,是我愚昧,我爱以貌取人啦!!!
呵呵~

接着,之前的那位男生就说要退回钱给我,
问我是否记得买时是多少钱?
我。。。开始使坏地说,
“我忘了,你称一称不就知道了吗?”
嘻嘻~

结果他说,他怕称了价钱不对怕我吃亏,
哦~原来熟的香蕉会未熟的香蕉轻吗?
咦!那我岂不是又增添了新知识?

而同学没等那店员称那个香蕉就对店员说:“给她RM X,就好了!”
哈哈~
同学,你露出马脚了啦,
明明自己是老板还假假说自己是打工的!
放心啦,我不会再来光顾或向你要个什么折扣之类的,
因为来这买水果害我要打扮,
这对我来说实在太太太麻烦了!
哈哈~





Tuesday, June 25, 2013

找砸?

上个星期,我懒惰特地去巴刹买水果拜拜,
所以就到我家附近的商店去买。

这家商店是我第一次光顾,
但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的光顾。

因为拜拜过了两天,这香蕉竟然呈现这个模样。。。。

其实,光看照片还不怎么清楚,整体来说那香蕉根本就有点像“发霉”。
今早,我把香蕉打包好,告诉孩子的爸说,我要把香蕉拿回去给那家商店老板看。
结果孩子的爸却说:“等下妳会不会被打嗄?”
啊~有那么严重吗?
我只不过想告诉那个老板,你的香蕉供应商的香蕉品质很差啦!!!
不然,我能怎么样呀???
呵呵~



Friday, June 21, 2013

嘴叼~斑马蛋糕

 那天假期回乡的时候,
堂妹做了一个很好吃的海绵蛋糕来拜拜,
结果吃得咱们每个人都吃得意犹未尽。
 回家之后,
馋嘴的我就开始想念那个蛋糕的味道,
可是却苦无食谱,
所以只好黑白乱来地做了个分蛋式海绵蛋糕来解馋。
当孩子看到这蛋糕时很高兴地问:“是姑姑做得那个蛋糕吗?”
我笑而不语,
岂知尝了一口的老大却说:“Mmm...这不大像涅~”
呵呵~

这时的我总算了解到我妈常说的那个口头禅,
“好的不传,坏的不断”~(客家话),
因为原来我家老大也得到孩子的爸“真传”,
即“嘴叼”也!
呵呵~

Thursday, June 20, 2013

老人与小孩~

昨天,
一个将近70岁的老人教一个7岁的小孩做数学。
教的正是100以内的整数加法。

做着。。。做着。。。
突然,老人不让小孩用手指计算,叫小孩用“心”算,
顿时,小孩大眼瞪小眼地望着老人,
小孩说不会!
结果,老人发飚了~

接着,就听到老人怒斥小孩说:
“你不是有学珠心算吗?怎么却不会心算?你学什么?不要学还好。。。bla..bla...bla..”

我在想,问题到底是出在老人的身上?还是小孩呢?

那小孩不过是学了3个月的珠心算,难道真的会“飞”了吗?
再说,小孩珠心算学不好,该发飚的不是那个付钱让孩子去学的娘吗?

关他什么事????

Tuesday, June 11, 2013

我以为。。。鸡蛋糕!

 在这两个星期的假期来临之前,
我有点期待,有点欢喜;
期待的是因为孩子的爸将会带我们出游,
即使是附近的海边而已,
我也想有喘一口气的机会,
因为我真的很想Relax一下下~
 欢喜的是,我以为假期的来临,
我将会有些时间呆在厨房做面包和蛋糕,
岂知原来都是奢望~
因为在假期来临之际,我们突然被长辈唤回家乡去拜拜了。
回来之后除了忙洗刷和打扫之外,
还要教孩子做假期作业。
接着,又突然要接待远亲的到访,
所以这两个星期就这么“嘘”一声地流逝掉了~
而我在假期也过得比没放假时还要忙!
我。。。真的有点喘~
我。。。是不是老了呢?
这老式鸡蛋糕是在假期前被qiqi诱惑到,
而马上动手做的成品。
所以我想有些事情人算不如天算,
与其“等”
还不如马上动手来得好!
呵呵~

食谱来自QiQi.

Saturday, June 1, 2013

“看不到,听不见”

昨晚,长辈在陪孩子读故事书时,
发现老二有很多生字都不会读,
于是就很生气地说:“才放假多少天,玩到什么字都不会读了!”

当时的我虽然是坐在电视前,
但这番话我也不可能会没听到。
他~是不是又想骂老娘“教子无方”呢?
哼~

是夜,我问老二:“你刚才不会读故事书被骂咧!”
没想到我那个傻乎乎的小子却说
:“有咩???我没有听到哦!!!”
呵呵~
这时的我才知道,
原来我家老二早已跟他老爸一样,
修炼成了那门“看不到,听不见”的功夫了!
呵呵~

唉!要是我也能炼到他们俩父子的那种境界,
那我常常就不会那么“激心”了!

难道这门功夫只传内不传外?
因为我不过是个外姓人也!
呵呵~

Wednesday, May 22, 2013

遇到老姜~

两个月前,
我陪妈妈去诊疗所检查和拿药,
就看平日老人家那些血压高,胆固醇,血糖等之类的病。
于是我就趁机会请教了那位老医生,
有关我最近睡觉时常会手脚麻痹的事。

那位老医生说,
手脚会麻痹,那就表示血液循环不顺畅。
而血液循环不顺畅也就跟心脏有点关系,
而关系到心脏就可能是血压高或者是血压低,
而这个血压。。。。
医生继续bla...bla...bla了很多,
我听得似懂非懂,
而且也忘得7788了,
因为那是两个月前的事。
而我没忘记的是,那医生仿佛就像带我“游花园”,
因为最后医生的结论是,
:“你得空时过来做个全身检查啦!”

哈哈~
我遇到老姜了!
呵呵~

Wednesday, May 15, 2013

隐忧~

今天一早我打开电脑一看,
哇!原来我已经将近两个星期没来这了!
呼~怎么会那么的忙呢?
唉~因为要陪太子读书也!
两个孩子的考期是在相同的日子里,
结果我的情况就像反X党里的林伯伯那样,
“先把守好霹雳州的安全区(即先帮老大复习),
然后再攻入柔佛州(即再陪老二温习)。”
这话是孩子的爸形容的。
呵呵~

这星期,
老大的考卷纸也陆陆续续地派回来了,
由于孩子没有上补习班,
所以我对孩子的分数也没太大的强求,
心想只要不少过80就好了。
到后来老大的成绩也不出我所料,
但却引发了我的另一个隐忧。

老大考进的是第一班,
第一班的成绩可以说是最竞争激烈的。
据我所知,他的班上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同学都有补习。
而且个个分数都很接近,
不是拿一百分的,都有九十多分以上,
如果我再不想到对策,那么孩子就会被比下去了,
后果不是第一班的“阿没屎”,
那么明年就会跌到第二班了!
呵呵~

昨天,A同学妈妈向我打听我家老大的成绩,
我说,都还好啦,只是国文比较差拿了86分,
结果A同学妈妈就热心地说要介绍补习老师给我,
以及说了很多小孩子不能让他玩太多,
否则就会玩到心野了,什么功课都忘记了!

这两天我都在想这个问题,
孩子目前真的有需要补习吗?
每天,他从早上六点就起床去学校上课,
直到下午四点半才回到家。
别问他累不累,我这个天天载进载出的妈妈也累垮了!

我很矛盾,
看着孩子那脸倦容我会心疼,
但我又怕因为没让孩子补习却跟不上,
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?


Tuesday, April 30, 2013

洗脑~椰浆饭!

认识她是今年初的事。
与她常有交流是因为孩子功课的事。
她跟我一样,老大在小一,老二在幼儿园。
曾经她邀请我过好几次,问我要不要与她一起去“放轻松”~shopping.
可是,都一一被我婉拒了。

理由不为什么,
我只是觉得如果时间允许,我情愿呆在厨房或窝在电脑旁。
呵呵~

上星期,她又再次约我出去,
我笑而不答;
结果她忍不住地说:“妳到底几岁啊?怎么会那么安娣?”
听到这里,我又愣了一下,心想~难道我的仪表看起来很土吗?
然后她又说:
“妳整天都在忙载孩子上学,煮饭,打扫,
女人啊不出去看看打扮一下自己,
长期这样的生活妳不觉得枯燥,妳甘心吗?
听到这里。。。我的嘴里呈现了"O"型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~

老实讲,像这样的生活的确是有点枯燥,
但我也没觉得怎么不甘心那么严重啦!

像今天,我就改变一下生活方式,
不去晨跑,满心欢喜地呆在厨房为孩子准备午餐~椰浆饭。

结果两个瓜都吃到吮手指。
当我问老二:“妈咪今天煮的nasi lemak 饭好吃吗?”
没想到淘气的老二小小声地在我耳边说:“好吃~我还以为妳买的涅~”
哇!结果老娘又被他哄得从此之后又要死心塌地为他们做饭了!
呵呵~

嗯,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,
我没告诉她~
我爱呆在厨房找乐趣,
我喜欢看到家人喜爱吃我做的食物的满足感,
和我还有很多烘焙友陪我在这543的生活点滴,
所以,我生活枯燥吗?
其实也不一定啦,有些事的确不能只看表面。
呵呵~

前几天,她又问我下星期的约会如何?
这回我学聪明了说:“看情形啦!”
结果她又开始帮我洗脑了~
她说,我们出去也不一定是去买东西,
有时是坐下来喝杯咖啡,聊点心事啦!
妳呀,放轻松啦!

惨啦,哪你们觉得我该怎么拒绝她的约会呢?
不如我索性告诉她,我有自闭症害怕面对人群,这样好吗?

哈哈~


椰浆饭比例:
白米——1杯
清水——100ml
椰浆——100ml
盐——少许
班兰叶2片

做法:
白米洗净,注入清水和椰浆,加入盐和班兰叶搅均匀,放入铁盘进热锅去蒸约20分钟左右。
(这里由于是做给孩子吃,所以水的分量我有加多一点。)



Friday, April 19, 2013

我不是“老姨”啦~

有时候,
虽然我常称为自己是老娘,
但若是真的被别人认为我是“老姨”的时候,
原来心里还蛮难受一下的。
呵呵~

上个月在我去槟城扫墓的时候,
我曾经到过那乡村附近的夜市逛了一下。

逛着,逛着,
突然让我想起要买平日驾车时,
可以用来防晒黑套在手臂上的饰物。
不知道为什么,
这饰物我在KL找了好久都没找到。
于是就随口问了夜市中买类似物品的老板看看。
岂知那老板的回应竟然是这样的:

“噢,那个东西哦在夜市不畅销,
所以我没摆放出来,
而早上在巴刹就比较好卖!”

而我却傻乎乎地追问:“为什么呢?”
结果那老板说:“因为这东西多数是老姨要买的,
她们都买这饰物来骑脚车穿!”
啊~
顿时,我愣了一下!
原来在这里买这东西的人多数是“老姨”哦,
哪我岂不是也变成了“老姨”吗?
呵呵~

结果,
我瞄到身后的孩子的爸和小堂妹都在偷笑了~

或许我应该告诉那位老板说,
在KL很多年轻的美眉,
不!(说自己是美眉也太牵强了)
应该说是年轻的妈妈们(嘿嘿)
驾车时都有穿这东西,
因此这不该是老姨的专利品,
不是吗?

所以,别叫我“老姨”
因为我会全身鸡皮疙瘩。
哈哈~

Wednesday, April 17, 2013

说好话,很难吗?

关于交朋友这学问,
有人说。。。情愿交个心直口快的的朋友,
也不愿交到一个口蜜腹剑的朋友。
话虽然如此,
可是我个人认为,
心直口快也必须要看场合说话,
否则那就会变成了一件很失礼的事了。

上星期,我随夫回槟城奔丧。
刚好友人找了我好几次都找不到,
回来后我就马上给她回复了电话。
可是,
当我告诉她孩子的爸阿嫲去世的消息时,
没想到她的回应竟然是:“噢,终于都死了!”
老实讲,像她这么样的“直率”,
我真的无所适应和欣赏!

这些日子以来,
我知道阿嫲病得很痛苦,
而在她身边的叔叔婶婶们也照顾得很辛苦。
但,
像叫她早日安心离去的话,
身为至亲的我们总是没人能说得出口。

我想一个人除了存好心之外,
说好话也挺重要的,
因为一句不得体的话语,
就会像一支伤人伤已的利剑。

虽然如此,
但其实我这朋友的心地并不坏,
可是就衰在“口无遮烂”!
唉~


Thursday, April 4, 2013

“大肥”~钱袋发糕!

说来惭愧, 
我。。。嫁给孩子的爸十多年,
可是跟他回乡去清明扫墓的次数不过是一两次而已,
所以我常常搞不清楚他们拜的祖先是哪一些,
因为一拜就好几个。
而我趁着这次回乡清明时,
也终于都弄明白了。
原来他们最先祭拜的祖先是。。。
家公的曾祖父,
那么家公的辈分称呼就是曾孙,
而孩子的爸的辈分称呼就是玄孙???
是吗?
那。。。我的孩子的辈分称呼又是什么呢?
唉呀呀,明明当天弄明白的事,
现在又开始有点糊涂了,
请问有人是否可以告知这辈分到底应该是怎么称呼吗?

距离上次失败的钱袋发糕,原来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,
瞧!我是多么的不中用,
竟然要那么长的时间来疗伤!
呵呵~
今年的清明节,
我又“人来疯”要再战这个钱袋发糕。
这回我很用心地爬了很多次小雨伞的部落格,
也很感谢她常常很贴心地提供步骤图,
和一些制作过程中的小贴士。

这次的钱袋发糕,
应该算是成功了吧!
我高兴之余,
再看看这个所谓的“包发”,
还真的有点物似主人型,
因为都属于“大肥”!
哈哈~
详细的步骤和食谱,
麻烦请移步到咱们口爱的小雨伞家咯!
嘻嘻~

Wednesday, April 3, 2013

还是粘米粉发糕~

这几天,
长辈好像很忙地张罗着明天清明节要拜拜的东西。
一会儿叫我提醒孩子的爸去订烧鸡鸭的事,
一会儿又吩咐咱们记得要折些金银纸来拜拜等等。
后来她又吩咐我买拜拜的糕点,
岂知这时的我,
竟然又“下巴轻轻”说:“免啦!我做就好了!”
呵呵~
因此今早凌晨5点我就起身做发糕了,
我很贪新鲜,于是就选用了qiqi最近的发糕食谱。
结果。。。我又不知道是“衰边科”,
我的发糕竟然不能发!
呜呜~
我又衰咗!

亲爱的qiqi,你听到我的呼唤吗?
是否可以赶快来打救我呢?
呵呵~

七早八早,她当然听不到啦,
没办法之下,只好乖乖地沿用之前所用过的食谱了。
哇!真的好险涅~
呵呵~
食谱按这里




Tuesday, April 2, 2013

白斩鸡午餐~

 前阵子,在小雨伞家看到滑溜溜的鸡腿,
我就迫不及待地要偷师了~

我满心欢喜地,
做了这个白斩鸡鸡饭给孩子当作午餐。
可是,孩子却不怎么欣赏~
我很纳闷,问孩子说:“你不是很喜欢吃鸡饭吗?”
结果孩子说:“是的,但。。。我喜欢吃的是炸鸡!”
呵呵~

噢!是我这个作娘的糊涂了吗?
我怎么没想到,
孩子每次吃的鸡饭都是烧鸡或炸鸡呢?
可是所谓的烧鸡和烤鸡,
我都不会做涅!
怎么办?有人可以“帮托”吗?
呵呵~
话说回头,
虽然这滑溜溜的白斩鸡小孩不爱,
可是老娘却很爱涅,
难不成要上了年纪的人才会欣赏吗?
呵呵~


请原谅我最近变懒了,
这滑溜溜的白斩鸡食谱,
请到我们那口爱的小雨伞家看咯!:)







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