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May 31, 2015

我是木头人~直开零钱包!

“咸丰年“做的手作,
我以为它再也没有“亮”相的一日,
岂知它竟然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“了!
呵呵~


昨日友人问:“妳最近都干啥去了,
好久都不见妳上网,
难道也不做蛋糕了吗?”
我说:“不是啦,就我惯用的那架电脑出了些问题,
让我无法再上载和修改照片,
所以才导致我那么的意兴阑珊。”
友人再说:“啧,这年头有什么人还坐在家里电脑上网呀?
妳怎么不用妳的手机呀?”
我说:“我就不太会用嘛!”
结果友人又说:“我爸现在都学会用手机上网了,
所以妳应该学呀,不然就out了!”
呵呵~
因为被友人那么的刺激了一下,
所以我今天又出现了!
呵呵~


这时候,
我想起了我中学的一位老师,
每次她骂学生不会自动自发地学习时,
她就会这样地说:
“你是木头人啊,怎么推你一下就动一下?”
哈哈~

所以,结论是做人要做圆木,
别人推妳一把就好自动“滚”;
切记别做四方木,
要人推你一下才动一下哦~

这人生哲理,
果然是要活到一些年纪了,
才会了解!

噢,原来我是木头人啊~





Thursday, December 25, 2014

我是“大话精”~

俗话说的没错,
如果你说了一次的谎话,
结果就会说出更多的谎话来圆谎了。

去年在圣诞的前夕,
我无意中对孩子撒了一个谎。
我说如果孩子们对着挂在圣诞树上的袜子许愿,
那么在圣诞节的时候,就会收到那份礼物了。

当然前提就是,
想要的礼物也不能太贵重,
因为圣诞老人没太多的钱。
呵呵~

那时候的我就不断地从旁敲听,
送了孩子们以下想要的其中一份礼物。

结果孩子们都显得很惊喜和神奇。
当然这欢欣之后也仍然带着一些存疑,
某些时候,
他们还是会问我:“礼物真的是圣诞老人送的吗?”
“那他是从哪里来?”
“他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礼物?”
“他是怎么进来我们家?我们家没有烟窗呢?”
“圣诞老人怎么会有那么多钱买礼物?”
孩子就不停地发问了等等等的问题,
结果我们夫妻俩就因为圣诞节都快变成了“大话精”了!
呵呵~

今年,
我蓄意不把往年的圣诞树拿出来装饰。
没想到家里的小瓜却天天在倒数圣诞节的来临,
昨天早上他终于忍无可忍的说,
妈咪快把圣诞树拿出来,我要收圣诞礼物!
呵呵~
结果我没好气地说不用啦,
就把那个袜子挂在你的房门外即可了。
结果半夜三点半,老娘又起来充当圣诞老人了!

噢,
老娘这回真的是自作自受了!
呵呵~


Friday, October 10, 2014

又是考试~

从上个星期开始,
我的精神就处于紧绷的状态了,
因为孩子的年终考来临了。。。

孩子说~妈咪我不喜欢考试,
我想说~老娘偶也不想陪读涅~
奈何~只好告诉孩子,
游戏的时候游戏,
该读书的时候就要读书咯~
不然,要怎么说呢?

这几天,
我不停地催促孩子温习课本做练习。
每当遇到孩子拖拖拉拉不给与合作的时候,
我就会气疯地破口大骂~

结果,
那天假期呆在家的男人看到了这情形就说,
哇~一个考试就开始“家嘈屋掰”了!
而老大也没好气地说,
“妈咪,我觉得妳真的不能当老师涅,
妳现在只教我和弟弟都教到要吐血了~”
我无语,
原来他们也知道老娘教他们都教到快要~“呕白泡”!


尽管陪孩子读书写字是件苦差事,
但偶尔还是会有一些让你捧腹大笑的场面。
就像以上的那题写话,
我问孩子啊,这瓜果怎么吃进身体呀?
他一脸无辜地说,就是呀,应该是肚子才对!
呵呵~

结果这一席话,
把老娘多日以来的坏心情都一扫而空了!
哈哈,笑一笑果然没烦恼,
结果大家也都提早上床睡觉去了。
至于今天的华语写作,
孩子会考得如何?
唉,还是算了吧~

至少咱们昨天在温习的那段时刻是愉快的!
呵呵~




Sunday, August 24, 2014

他是“咸猪手”吗?

这两年来,
难得我还持续着晨跑的习惯。
每天的早晨,
我终是边跑边听电台节目。
当听到主持人幽默的对话时,
我偶尔还会像个疯婆子那样“噗”一声地笑了起来~
所以,晨跑对我来说,
是一件让我放轻松很愉快的事。

这些日子晨跑时,
每天早上终会遇到一些熟悉的脸孔,
大家从不认识到偶尔有眼神的交流,
就会很自然地点起头和说声早安来打招呼了。
我觉得这是很自然和礼貌的礼仪。

可是,
昨天发生了一件让我百思不解的事,
话说某位最近才开始和我打招呼的uncle,
在我跑步迎面而来的时候,
突然往我的方向伸出了右手,
他的举动吓了我一跳,
而我身体也很自然地往另一个方向闪避了他,
然后咱们就这样擦身而过!

他想干嘛???
他干嘛把手伸过来?

难道。。。他想跟我~give me five???
那。。。我干嘛要跟他give me five 呢???
uncle     ~    咱们不熟涅~
再说我好歹也是夫之妇涅~
我怎么可能会跟一位陌生男人give me five呢?

难不成,他是“咸猪手“???

那往后我再遇上他要怎么办呢?



Saturday, August 23, 2014

毒舌妈妈~

虽然,
我常常教孩子待人接物要有礼貌,
但很多时候自己也有不足的地方,
尤其是在面对自己最亲近的人的时候。

上个星期,
孩子的某位同学妈妈,
托我把午餐拿给她的孩子吃。
每天,我都看到这妈妈在饭盒上贴了张便利贴,
这便条是这么些着:“请把饭吃完。”
几乎每天都一样,
我看了不禁一笑,心想这妈妈还真有礼貌,
还“请”孩子把饭吃完!
呵呵~

突然,我就心想如果是我,
我会怎么写呢?
结果脑袋就闪出了这一行的字,
“如果饭没吃完,回家你就死!”
哈哈~

当晚,我把这事告诉了我家的两个瓜,
我要求孩子假设我是那位同学的妈妈,
我会在便利贴上写什么?

老大说:“如果饭没吃完,回家就死期到!”
老二说:“如果饭没吃完,回家我就拔掉你的皮!”
哈哈~
我听了不禁大笑起来,
这两个瓜果然还很了解他们的娘啊~
我就是这么一个“毒舌”妈妈!
呵呵~

突然,
我又想起了电台某位主持人常说的一句话,
当我们每次在严厉地责骂孩子时,
有时候这些伤害已经一辈子络在孩子的心里了。
啊~
那么现在我要改过来,还来得及吗???

下回当我给孩子便当留便条时,
我尽量这么写着:
“宝贝,要好好地把饭吃完哦~”
哈哈~

你们相信我吗?





Thursday, July 3, 2014

好久不见~

呼~
我到底沉睡了多久呀?
难以想像,我竟然当了四个月的驼鸟~

这四个月里,
我既不上面子书也不更新部落格,
就随心所欲地过想过的日子。

偶尔,我会做好吃的料理,
偶尔,我会烘焙做面包和蛋糕,
偶尔,我依然会玩一玩针线活儿,
偶尔,我会把家里大肆地扫除一遍,
偶尔,我会像疯子一样地追连续剧,
这种日子这种心情痛快也~
呵呵~

但今天不知怎么地,
我开始想你们了~

先送你们一首好好听的歌,
也让你们想想我吧!







Tuesday, March 4, 2014

星星落幕了~

正当星星落幕的那一刻,
也是我心情落寞的一天,
因为是在当天才发现“它”与我同在。

男人为了逗我一笑,
对我说了个笑话。
他说这星期他要去理个都教授头!

哈哈哈哈。。。
当时,我真的被他逗笑了!
我白了他一眼,
望了他那一头浓密的卷发,
和那一双又大又点突的双眼皮眼睛。
咔咔咔,
我想说男人,算了吧!
反正我又不是千松伊,
你干嘛要变成都教授呢?
呵呵~

我想男人可能误会了,
女人我渴望的不过是男人的深情,
至于那个俊俏的模样,
还是留给1822的美眉吧!
呵呵~


Monday, March 3, 2014

“它”与我同在~

一直以来,
我的健康状况都算不错。
我精神抖擞“吃得瞓得”,又有晨跑的习惯,
我一直都以为自己身体很健康。。。。

上星期,我如常地到某诊所去做检验。
岂知却被该医生告知,
我的子宫内有个不明的寄存者。
于是,
该医生就建议我到专科处再做个详细的检查。

我。。。忘了自己当时是怎么走出那家诊所。
上了自己的车子,
做了个深呼吸,
打了个电话把这事告诉了孩子的爸,
结果这一刻彼此都沉默了好一阵子,
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回家后的那一个下午,
除了向好友探听哪儿有不错的医生之外,
结果我就只会呆呆地坐着胡思乱想。

想。。。怎么办?
我的孩子还那么小?
我丈夫?我的父母?
我会有事吗?

下午时分,孩子的爸把孩子从学校接回来了。
咱们面对面地正视这问题,
他问:“怎么样,妳决定要去哪里再做检查了吗?”
我说我不懂,但我一刻也不能等了!
孩子的爸接着说:“是的,那咱们现在就去找医生吧!”

托友人的福,介绍了这名医生给我,
见过了医生之后,我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
因为只要那个寄存者不再继续成长,
那就不需要操心了。

哈哈,
我不认为是自己无知而瞎操心,
又或者最近韩剧看多了变得多愁善感,
但不经一事,真的不长一智。

是夜,
男人并没有对我寒暄问暖,
只狠狠抛下一句:“以后不准妳再喝冰了!”,
如果在这事之前,
我肯定会对他扮鬼脸,
但现在我不依也得依了,
因为我怕死也!
呵呵~



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