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0月17日星期三

我会好起来。。。。

“老了,老了~”
最近身体频频出现了问题,
所以才再次的出现在这里。
为何呢?
因为,
这里有着我当年的日记,
除了记载我那些年的厨房趣事,
也同时写着一切我的生活点滴。
来这里,
其实,我是想在这里找药方滴。
呵呵~

看着看着也不禁感叹,
原来那些年我是那么的快活的。
怎么说呢?
当一个人可以没有什么烦心事,
然后又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,
那不叫幸福,那又是什么呢?

相距上一篇帖子,
原来已过一年多的时间了。
那这段日子,我都干嘛去呢?
吼~我这日子可是过得翻天地复的。

首先是孩子营养过剩,
提前来到了叛逆期。
母子俩沟通出现了问题,
家里常常出现了剑拔弩张的气氛。
我向学校辅导老师求助,
结果还被老师调侃说:
“恭喜妳呀妈妈,妳的孩子长大咯,
开始有自己的主见,
所以妳要放下身段好好地和孩子沟通了!”
呵呵~
意思即是叫老娘看着办吧!

接着下来的日子,
就是爸妈的身体出现了状况。
先是妈妈摔倒了,
这一摔呀,生活暂时不能自理,
行动不便了。
噢,糟心啊~

半年后,
我心目中的那个英雄突然倒下了。
这一倒,
还真的让我们这家人措手不及,
甚至还人仰马翻的。
生平第一次,
我永远的记得那一天19/6,
我陪着老爸坐救护车去了医院。。。。

幸好这一切都过去了。
我没精力去伤春悲秋的,
我也不埋怨上天给我的考验。
我只想把握当下,
只要天没塌,人没死,
一切就是美好的!
不是吗?



2017年7月27日星期四

香滑白斩鸡~

上个月初在报章上看到一则
“教你如何做好白斩鸡”的报导后,
心里就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了。



难得昨日有着好心情,
把千年懒虫给赶走了。
于是,
我就风风火火地赶到巴刹去买材料,
接着我就依着报纸上的报导,
开始做起这道白斩鸡了。



刚做好的时候,
我就迫不及待地想与孩子的爸分享,
于是就拍了张像以上把鸡只吊起来,
以便滴干鸡肚子里水分的照片给孩子的爸看。
其实我想表达的是
“看吧,你老婆多厉害,成功了呗!”


岂知电话另一端的回话竟然是“残忍”两个字!
我不禁愣了一下下,
这到底是什么状况???
我残忍吗?
嘴里不禁骂了一句“娘的”~
于是我就回了一句,
“那你吃草好了!”
呵呵~


话说这次的白斩鸡虽然做得也算成功,
但是说到斩鸡这方面,
我还真的有待加强了,
毕竟看跟做还真的是两回事。
鬼咩,好几年才做一次白斩鸡,
刀法能利索才怪呢~
不是吗?

2017年6月20日星期二

花俏营养早餐~

一个月前,
孩子隔壁班同学的妈妈向我抱怨,
说某日早上必须为孩子准备一份营养的早餐,
带到学校去让老师评分。


我觉得很纳闷,
这到底算是谁的功课呀?


心想隔壁班的老师还真的多事,
庆幸自己的孩子没遇上那位老师。


结果,幸灾乐祸不到一个月,
报应来咯!
原来这项功课是来自孩子的“设计与工艺”科目。


话说要准备这么一份营养早餐并不难,
但真的是9917就好了,
因为即使不吃垮我,
也累垮老娘了!
呵呵~

2016年12月19日星期一

父子谈判~

近些日子,
孩子总是沉迷于一种叫恐怖怪谈的漫画里。
我一直也很纳闷,
那么胆小的人怎么就爱看这种书呢?
很快地,
孩子看多这种书的后遗症就来了。。。。

某个夜晚,
正在好梦连连的我,
却被某个声音吵醒了。
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。。。
“妈咪,我。。。睡不着!!!”
我不知道孩子呼唤了我多少声,
但问题是夜深人静的我一睁眼,
孩子却俯首近在我眼前!
妈呀~
老娘我胆子也很小,好不好~

于是每当孩子睡不着觉时,
就会来要求老娘陪睡。
一次也罢,
两次孩子的爸也只眼睁只眼闭。
三番四次孩子的爸脸都黑了。
于是父子进行谈判。

敖呜~原来老娘还挺吃香滴!
看来父子要开战咯!

粑粑:”不行,这么大了要自己睡!”
孩子从小小声的嘀咕到渐渐大声不悦的低吼说
:“那你们两个大人做么可以一起睡?”

结果孩子的爸还一本正经地回话说
:“因为我们结婚了,可以一起睡!”

孩子:“那我也和哥哥结婚吧!”
哥哥:“切,我才不要呢,我又不是基!!!”

哈哈哈,
结果粑粑被孩子将了一军,
反应是目瞪口呆,
而我却快笑破肚皮了!

我的两个儿子呀,果然是奇葩!
呵呵~





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