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April 30, 2013

洗脑~椰浆饭!

认识她是今年初的事。
与她常有交流是因为孩子功课的事。
她跟我一样,老大在小一,老二在幼儿园。
曾经她邀请我过好几次,问我要不要与她一起去“放轻松”~shopping.
可是,都一一被我婉拒了。

理由不为什么,
我只是觉得如果时间允许,我情愿呆在厨房或窝在电脑旁。
呵呵~

上星期,她又再次约我出去,
我笑而不答;
结果她忍不住地说:“妳到底几岁啊?怎么会那么安娣?”
听到这里,我又愣了一下,心想~难道我的仪表看起来很土吗?
然后她又说:
“妳整天都在忙载孩子上学,煮饭,打扫,
女人啊不出去看看打扮一下自己,
长期这样的生活妳不觉得枯燥,妳甘心吗?
听到这里。。。我的嘴里呈现了"O"型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~

老实讲,像这样的生活的确是有点枯燥,
但我也没觉得怎么不甘心那么严重啦!

像今天,我就改变一下生活方式,
不去晨跑,满心欢喜地呆在厨房为孩子准备午餐~椰浆饭。

结果两个瓜都吃到吮手指。
当我问老二:“妈咪今天煮的nasi lemak 饭好吃吗?”
没想到淘气的老二小小声地在我耳边说:“好吃~我还以为妳买的涅~”
哇!结果老娘又被他哄得从此之后又要死心塌地为他们做饭了!
呵呵~

嗯,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,
我没告诉她~
我爱呆在厨房找乐趣,
我喜欢看到家人喜爱吃我做的食物的满足感,
和我还有很多烘焙友陪我在这543的生活点滴,
所以,我生活枯燥吗?
其实也不一定啦,有些事的确不能只看表面。
呵呵~

前几天,她又问我下星期的约会如何?
这回我学聪明了说:“看情形啦!”
结果她又开始帮我洗脑了~
她说,我们出去也不一定是去买东西,
有时是坐下来喝杯咖啡,聊点心事啦!
妳呀,放轻松啦!

惨啦,哪你们觉得我该怎么拒绝她的约会呢?
不如我索性告诉她,我有自闭症害怕面对人群,这样好吗?

哈哈~


椰浆饭比例:
白米——1杯
清水——100ml
椰浆——100ml
盐——少许
班兰叶2片

做法:
白米洗净,注入清水和椰浆,加入盐和班兰叶搅均匀,放入铁盘进热锅去蒸约20分钟左右。
(这里由于是做给孩子吃,所以水的分量我有加多一点。)



Friday, April 19, 2013

我不是“老姨”啦~

有时候,
虽然我常称为自己是老娘,
但若是真的被别人认为我是“老姨”的时候,
原来心里还蛮难受一下的。
呵呵~

上个月在我去槟城扫墓的时候,
我曾经到过那乡村附近的夜市逛了一下。

逛着,逛着,
突然让我想起要买平日驾车时,
可以用来防晒黑套在手臂上的饰物。
不知道为什么,
这饰物我在KL找了好久都没找到。
于是就随口问了夜市中买类似物品的老板看看。
岂知那老板的回应竟然是这样的:

“噢,那个东西哦在夜市不畅销,
所以我没摆放出来,
而早上在巴刹就比较好卖!”

而我却傻乎乎地追问:“为什么呢?”
结果那老板说:“因为这东西多数是老姨要买的,
她们都买这饰物来骑脚车穿!”
啊~
顿时,我愣了一下!
原来在这里买这东西的人多数是“老姨”哦,
哪我岂不是也变成了“老姨”吗?
呵呵~

结果,
我瞄到身后的孩子的爸和小堂妹都在偷笑了~

或许我应该告诉那位老板说,
在KL很多年轻的美眉,
不!(说自己是美眉也太牵强了)
应该说是年轻的妈妈们(嘿嘿)
驾车时都有穿这东西,
因此这不该是老姨的专利品,
不是吗?

所以,别叫我“老姨”
因为我会全身鸡皮疙瘩。
哈哈~

Wednesday, April 17, 2013

说好话,很难吗?

关于交朋友这学问,
有人说。。。情愿交个心直口快的的朋友,
也不愿交到一个口蜜腹剑的朋友。
话虽然如此,
可是我个人认为,
心直口快也必须要看场合说话,
否则那就会变成了一件很失礼的事了。

上星期,我随夫回槟城奔丧。
刚好友人找了我好几次都找不到,
回来后我就马上给她回复了电话。
可是,
当我告诉她孩子的爸阿嫲去世的消息时,
没想到她的回应竟然是:“噢,终于都死了!”
老实讲,像她这么样的“直率”,
我真的无所适应和欣赏!

这些日子以来,
我知道阿嫲病得很痛苦,
而在她身边的叔叔婶婶们也照顾得很辛苦。
但,
像叫她早日安心离去的话,
身为至亲的我们总是没人能说得出口。

我想一个人除了存好心之外,
说好话也挺重要的,
因为一句不得体的话语,
就会像一支伤人伤已的利剑。

虽然如此,
但其实我这朋友的心地并不坏,
可是就衰在“口无遮烂”!
唉~


Thursday, April 4, 2013

“大肥”~钱袋发糕!

说来惭愧, 
我。。。嫁给孩子的爸十多年,
可是跟他回乡去清明扫墓的次数不过是一两次而已,
所以我常常搞不清楚他们拜的祖先是哪一些,
因为一拜就好几个。
而我趁着这次回乡清明时,
也终于都弄明白了。
原来他们最先祭拜的祖先是。。。
家公的曾祖父,
那么家公的辈分称呼就是曾孙,
而孩子的爸的辈分称呼就是玄孙???
是吗?
那。。。我的孩子的辈分称呼又是什么呢?
唉呀呀,明明当天弄明白的事,
现在又开始有点糊涂了,
请问有人是否可以告知这辈分到底应该是怎么称呼吗?

距离上次失败的钱袋发糕,原来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,
瞧!我是多么的不中用,
竟然要那么长的时间来疗伤!
呵呵~
今年的清明节,
我又“人来疯”要再战这个钱袋发糕。
这回我很用心地爬了很多次小雨伞的部落格,
也很感谢她常常很贴心地提供步骤图,
和一些制作过程中的小贴士。

这次的钱袋发糕,
应该算是成功了吧!
我高兴之余,
再看看这个所谓的“包发”,
还真的有点物似主人型,
因为都属于“大肥”!
哈哈~
详细的步骤和食谱,
麻烦请移步到咱们口爱的小雨伞家咯!
嘻嘻~

Wednesday, April 3, 2013

还是粘米粉发糕~

这几天,
长辈好像很忙地张罗着明天清明节要拜拜的东西。
一会儿叫我提醒孩子的爸去订烧鸡鸭的事,
一会儿又吩咐咱们记得要折些金银纸来拜拜等等。
后来她又吩咐我买拜拜的糕点,
岂知这时的我,
竟然又“下巴轻轻”说:“免啦!我做就好了!”
呵呵~
因此今早凌晨5点我就起身做发糕了,
我很贪新鲜,于是就选用了qiqi最近的发糕食谱。
结果。。。我又不知道是“衰边科”,
我的发糕竟然不能发!
呜呜~
我又衰咗!

亲爱的qiqi,你听到我的呼唤吗?
是否可以赶快来打救我呢?
呵呵~

七早八早,她当然听不到啦,
没办法之下,只好乖乖地沿用之前所用过的食谱了。
哇!真的好险涅~
呵呵~
食谱按这里




Tuesday, April 2, 2013

白斩鸡午餐~

 前阵子,在小雨伞家看到滑溜溜的鸡腿,
我就迫不及待地要偷师了~

我满心欢喜地,
做了这个白斩鸡鸡饭给孩子当作午餐。
可是,孩子却不怎么欣赏~
我很纳闷,问孩子说:“你不是很喜欢吃鸡饭吗?”
结果孩子说:“是的,但。。。我喜欢吃的是炸鸡!”
呵呵~

噢!是我这个作娘的糊涂了吗?
我怎么没想到,
孩子每次吃的鸡饭都是烧鸡或炸鸡呢?
可是所谓的烧鸡和烤鸡,
我都不会做涅!
怎么办?有人可以“帮托”吗?
呵呵~
话说回头,
虽然这滑溜溜的白斩鸡小孩不爱,
可是老娘却很爱涅,
难不成要上了年纪的人才会欣赏吗?
呵呵~


请原谅我最近变懒了,
这滑溜溜的白斩鸡食谱,
请到我们那口爱的小雨伞家看咯!:)







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